离婚七年后,他故意开豪车去前妻家炫耀,女儿却说:妈妈走了七年了…

支付宝、余额宝双红包来袭,最高99元!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:7670962,即可100%领取!
红包有效3天,每天可领一次。 或者使用支付宝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也可以!
 




第一章 情迷

如墨色般沉冷的夜里,阴戾之气缭绕,漆黑一片的走廊里,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温暖心跳到了嗓子眼。

她快速的掏钥匙,老旧的防盗门刚打开,身后一双冰凉的大掌突然桎梏住她的细腰。

不……

“温暖,把我警告当耳旁风?敢跟我玩套路,好,我玩死你!”

门被关上,她未来得及反抗,双手就被反剪着捆绑了起来。男人利索的将她挂在灯架上后,粗暴的扒掉了她的裙子。

是……宋祁渊!

看清楚面前男人的容貌后,她被吓的柒白的脸色终于回暖。

“养了你三年,终于露出你贪婪的本性了?温暖,怎么,嫌五十万少了,还是下贱的?”男人低哑磁性的嗓音吹拂在她的耳后根。

“宋祁渊,怎么办呢?我就是不甘心就这么被你甩了,这世上,还没有哪个男人敢玩了我,五十万就轻飘飘的打发我。”

黑暗里,她笑了,妖艳的小脸上挂着决然。那双撩人的修长美腿勾住了他的腰!

而恰恰好,温暖拥有了这一切,妖娆的身段,美艳到无懈可击的绝世容颜,造物主将一切完美都塑造在她的身上……

“看来,你是嫌我给你的教训少了?招惹我,下场是什么,还没认清?”

下场是什么?

她如今孑然一身,还有什么怕的?

借着皎洁的月色,温暖凝视着咫尺之遥男人俊魅的容颜。她跟了他三年,做了三年默默无闻的地下情人。他们之间,以金钱为名行苟且之事,很单纯的关系。

“宋祁渊,怎么办呢?我对你上瘾了,不想你结婚,我不许你娶江以柔。”她微抬着头,那双狐狸眼轻挑着,眼波流转间尽显万千风情。

宋祁渊轻蔑的笑了,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咙:“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了你的野心,装了三年,伪善的面具终于戴不住了?想替代江以柔,你算是什么东西!”

每一个字如刀片般割着她的心,她终究还是输了,在这场博弈中一败涂地。时至今日,她已经分不清对这个痞气的男人是恨还是不能说出口的‘爱’了!

他不爱她,在性与欲中,时刻保持着清醒的理智。

可她依旧不能放过他,就凭他要娶的女人是江以柔这一点,她就必须要缠着他,哪怕是相爱相杀一辈子。

“我算是什么东西,宋先生不是很清楚,我是你的女人啊。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一向没有什么理智,你若是不想我闹出些让大家都难堪的事,最好马上取消和江以柔的婚事。”

温暖笑的妩媚,柔软的腰肢扭着,想要用灯架上的尖锐划口割破绳索。

 面对宋祁渊,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的,她满心胆颤与惊惧,可输人不输阵,她强逼着自己装作出从容与淡然的模样。

只有,这件事,就算是玉石俱焚,她也不会退让半步。

“温暖,今晚过后,再来和我犟……

第二章 温暖,疼么

 宋祁渊的体力很好,持久度更是惊人,这一点温暖深有体会。跟了他三年,在床事上,很多时候她都是溃不成军的求饶。

而今晚,他为了惩罚她。

她痛的面容都扭曲到了一起,那双勾人的眸子氤氲着水气,她无声的流泪,咬紧着牙关苦熬着。而他,看着她柔弱却又倔强的模样,更是狠绝凶猛,猩红的眸子酝酿的狂猛风浪。

“宋祁渊,除非我死,不然这辈子别想娶江以柔!”

她犟的像是头驴,痛侵袭而来,晕晕乎乎被撞的魂儿都快要涣散之时,恍惚间记起了四年前,那时她爸妈都还好好的,没有那场车祸,没有那场事故。

那个疯狂的雨夜,是江以柔在高架上酒架错把刹车当油门,造成她父母一死一伤,那个伤的,如今还躺在疗养院里,靠着呼吸机吊着命。

 而,江以柔却靠着江家的后台,轻易的就抹去了酒驾撞人这件事,没有蹲一天的监狱。她几次三番去要母亲的治疗费,被拒之门外,被痛打,被驱赶。

然,三年后的今天,江以柔要嫁给宋祁渊,嫁给凉城市这个有权有钱有手段的优质黄金单身汉。

她怎么能轻易的忍下?

宋祁渊这个男人,就算她不爱了,得不到了,也决不允许江以柔染指。

“温暖,”他突然倾身,在她耳边开口。

在他动作停顿之时,她手上捆绑的绳索被锋利的口子割开,重获自由的下一刻,她脚一软,跌到了他的怀里。

“给我记住今晚的教训,不要再去招惹江以柔。”他收敛了疯狂,转眼之间又恢复了他一贯沉冷内敛的模样。

温暖擦拭额上的香汗,“宋先生,我皮糙肉厚,你该不会认为我会轻易屈服?不过,这半个月来,是不是江以柔那贱货满足不了你?才让你这么饥渴?”

“你在找死……”

找死么?

她的确是,这么多年,她无数次的想要弄死江家人,他又怎么能懂,她失去所有的滋味,背负着仇恨活着的苦楚?

若不是她母亲住院,需要高额的费用,她又怎么会攀附上他,无底线,无下限,只为钱?

被男人丢到沙发上,黑暗中,她偷摸的用手机拨通了江以柔的号码,放置在沙发垫中

“嗯……祁渊,我爱你,你娶我好么?”

宋祁渊并未觉察有何不对劲,疯狂的将这十日来浴火,全部的释放在了她的身上。

一直到破晓时分,她精疲力尽像是只破碎的布娃娃挂在沙发上,而男人穿上衣服后又恢复成了道貌岸然伪君子的模样。眸微眯,下了床,在他身上便再也看不到动情时的缱闂迷离,他浑身散发着冷,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。

“温暖,吃够教训就乖乖的,别再自寻死路。”他优雅倾身,贴着她殷红的耳根,轻声警告道。

全程,她未有半点表情,喜,怒,都被疲倦所代替,连脑袋都懒得抬。

他离开后,她才翻开沙发垫下手机,翻开最近通话记录,一个多小时,江以柔听了一个多小时的现场直播,滋味不好受吧!

第三章 拿着钱,滚

自从那天宋祁渊不由分说对她一通乱糟后,温暖消停了好几日。当然,她那么乖巧不是放弃了,而是伺机而动,酝酿更大的阴谋。

只是,还未等到她付诸行动,意外降临!

“温暖小姐,你母亲因为心脏病,心功能已完全不堪负荷,外加车祸创伤,那颗脆弱的心,已经不能保证她身体的各项机能,医院有合适的心源,如今就差五十万的手术费,温暖小姐,机会来之不易……”

钱……

她需要钱,一笔足以治好她母亲心脏病的钱!只有拥有一个健康的心脏,她才能撑到苏醒的时日……

温暖瞳孔微缩,收起懦弱与灰霾,她必须坚强,她不能倒下。五十万……

思忖了一晚,第二天她打车来到宋祁渊的公司,望着眼前这座高耸入天际的摩天大楼,她深呼吸了一口气。

 八十八楼。

 敲门后,里面冷沉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请进。”

 高跟鞋踩在价值高昂的地毯上,她姿态万千的走到他办公桌前,风情的笑着:“怎么,几天不见不认识了?”

 就如从前一般,每次见他时,总是化着精致的妆,那张妖媚的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。而,眼底的贪欲从不加掩饰,或者说,她这个人一直都很简单。

“你又犯哪门子贱?”他邪佞的脸上透着寒意,眯眼,拧眉冷声问。

 温暖尴尬了几秒,快速又厚着脸皮抬了抬小屁股,坐到了他的怀里,手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:“我缺钱花了,赏点钱给我呗。之前分手说过的,五十万,钱给我吧。你该不会和我玩出尔反尔?”

宋祁渊蹙眉,眸色灰暗,盯着她的眸光满含冷冽。

她跟了他三年,这三年来,他从未对她动过欲念之外的情,可如今看着她作贱的模样,他依旧感觉到了愤怒。

她就不能要点脸?

“温暖,我改变主意了,你这样的货色,最多值五万。”他从保险柜里抽出几沓钞票重重地砸到她的身上:“拿着钱,滚!”

男人的轻贱与讽刺像是一根根细针,扎着!

忍住了眼底的泪意,她换上似妖般蛊惑的粲然笑颜:“祁渊,三年了,我们之间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?我真的喜欢你。”

说完,她睨视着坐在总裁椅上的男人,她对他没能守住心,从一开始的单纯交易,渐渐地走了味!

她爱他,爱的卑微,爱的懦落!

 “婊子的话能当真?温暖,你这张贪得无厌的嘴脸简直让人厌恶,不想让我动粗,马上滚。”男人冷漠的脸上一片愠怒。

 温暖一直强装出从容的脸终于绷不住了,她想要转身高傲的离去,可压在她心中的大石逼着她屈服。她跪在地上,将散落的五万块一张张捡起……

 身后,门被推开,清甜的声儿响起:“祁渊哥哥,我们什么时候去选婚纱啊?”

 江以柔!

 温暖嘴角勾着冷笑,她将五万块放进包包里后,踮起脚吻了吻他的唇:“啊渊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走出办公室,她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贴在门口听着里头动静。

 她会一点一点像是蚂蚁一般蚕食江以柔的心,她要让她慢慢地煎熬着,煎熬自己男人不属于自己,煎熬婚姻里一直有第三个人存在。

 “祁渊哥哥,那个女人她到底和你什么关系,我们马上要结婚了,为什么她还和你纠缠不清。”

 “不过是花钱嫖的妓罢了,今日过后,两清了!”

 她手指掐着掌心,心脏仿佛被勒紧,又闷又疼。

 早知道男人会轻视她,会薄情,却从未想到,他如此凉薄。

 只是嫖的妓么?

 两清了,他们又怎么会两清,他欠她的永远都还不清。如果能还清,就把两年前她无偿捐献的那颗肾还给她……

第四章 出事

 温暖刚出宋氏大楼,意外的接到了江以柔打来的电话。

 “你很得意是么?勾引我男人,处处挑衅我,温暖你就不怕我找人弄死你?”江以柔温润的嗓音满是阴戾。

 “江小姐,守不住自己的男人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。”她低低地笑出了声儿,想到电话那头江以柔抓狂的模样,她就无比的畅快!

 “呵呵,过了今天你还能继续得意下去?温暖,我要捏死你就好比是碾死蚂蚁,你那个只剩半口气的妈,还在医院里躺着吧……”

温暖的心颤了颤,她挂在嘴角的笑意顿时僵了,咬牙切齿的开口:“你做了什么?江以柔,你做了什么?”

 江以柔笑了,轻快的婉转柔和的笑声没入她的耳蜗,温暖满心惊惧时,江以柔神秘兮兮的回了句:“你猜呢?”下一刻,电话传来一阵‘嘟嘟嘟’的忙音。

 温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。

 而所有的猜测与不安在下一瞬变成了现实,她赶回医院时,病房里正紧张的抢救,‘滴滴’的仪器声儿扯断了她绷紧的神经。

 机械般心脏起搏器的声音缭绕在她的耳边,扶着门,她的腿儿瞬间软了,踉跄着疾步走到病床边。

 看着温母了无生气的脸,她感觉天瞬间塌了!

 “妈,妈,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么?你怎么舍得留我一个人,你怎么可以,你醒醒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。我是温暖,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,我求求你……”

 触及的是温母逐渐变的冰凉的身体,入目的是仪器屏幕上那没有丝毫起伏的长线。

 “不……妈,你别离开我,明明已经努力到了今天,你要撑下去,你死了留我一个人,我不要一个人,不要……”

 “温暖小姐,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!”主治医生哀叹了口气,撤掉了温母生命最后的防线,心脏起搏器声音停滞,病房倏然间安静。

 她瘫坐到了地上,手脚冰凉,万念俱灰中,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 火化,安葬,一切从简,将母亲的后事处理好之后,温暖冷静下来之后突然想到了江以柔之前那通电话。

 是她!

 那个贱人。

 温暖面色阴戾着,对江以柔的恨意升腾到了临界点。温母的死,压垮了她心中最后一根稻草,长久以来的坚持轰然崩塌,刻苦铭心的仇恨支配着理智,她要去找江以柔算总账,哪怕是玉石俱焚!

 “温暖,我不是早劝诫过你,离宋祁渊远一点,你那个药罐子老妈可不是我害死的,而是你!”江以柔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娇俏的笑,轻蔑的扫过温暖后,转身欲要离去。

 “果然是你!你做了什么?”温暖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。

 江以柔嫌恶的甩开,轻描淡写道:“我不过是让人拔掉了你妈的氧气面罩,那老太婆临死前可是面容扭曲着,估计是恨她唯一的女儿不争气,偏要犯贱去睡不该睡的男人!哈哈哈……”

 轰……

 温暖徒然瞪大了眼眸,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女人。

第五章 指控

 脑子一阵发懵后,她疯狂的朝着江以柔脸上扇去,巴掌声突兀的响起!

 “我杀了你,江以柔,你下地狱去吧,贱人。”温暖拽住了江以柔的头发,一顿狠抽后,两人缠打在了一起。

 “你敢打我,你个贱人,我能弄死你妈就也能让人弄死你!”江以柔狰狞着表情,阴沉的眸底喷着火光,她纤细的手掌紧紧的掐着温暖的喉咙。

 台阶前,温暖掰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,狠狠地推开。

 江以柔高跟鞋一崴,整个人朝着后头栽倒,几十层高的楼梯,她滚落而下。血从台阶一路蔓延,染红了青砖石地面。

 温暖瞳孔一缩,颤抖的收回了手……

 楼底,剧烈的疼痛让江以柔蜷缩了起来,她凄厉的喊叫着,五官沾满了鲜血,如七月女鬼般戾气。温暖惊惧仓皇的逃离了现场。

 直到上了出租车,她这才惊魂未定的掏出手机拨打了120……

 江以柔出事,比警察更快一步的,宋祁渊查到了这件事的主谋。

 这大概是认识宋祁渊以来,她第一次见到他如此疯狂,暴戾,冷冽,如一头嗜血的野兽般……

 他凶狠的将她堵在出租屋里,狠狠地,一遍遍的凌辱她,甚至,让保镖看着!她没有哭,没有求饶,甚至连痛苦的表情都没有。

 她就像是一具死尸般,任由他发泄,惩罚,欺辱。

 “温暖,你竟然敢,蓄意伤人,你竟然废了以柔的一双腿。”

 “是我干的,我认!我抵罪,哪怕是以死相抵,宋祁渊我死在你手上心甘情愿。”

宋祁渊的确想掐死她,这个下贱的货色,竟然狠毒至此。

 他铁钳似的手掌掐着她的脖子:“想死,没那么容易,我会送你进牢里,你就在里面好好地悔过吧!欠以柔的,你慢慢还……”

 坐牢!

 呵呵,恐怕江家会动手手段,蓄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罪,不过是上头人一句话的事情。

 她会死,就算是判刑,也是死刑起步!

也罢,她已经活够了,这世上,爱她的,她在乎的,她爱的,都已经没有了。

“宋祁渊,我宁愿这辈子从未认识过你……”

从未认识过。

呵,还真是大言不惭,他看着警车里的她,这个无时无刻不精致艳丽的女人,此刻狼狈憔悴,柔弱的模样惹的他心一阵触动……

他扯了扯领带,烦躁的将大脑中的那一丝不忍驱逐,他怎么能对这个女人心软?从今往后,桥归桥,路归路。

至于江以柔,他依旧如约会娶她,他不会食言,在她舍命捐肾救尿毒症晚期的他,他便答应过,娶她……

  ……

当法官当庭宣判她五年的有期徒刑时,温暖满腹疑虑,江家竟没出手干预!

服刑第六个月时,陈警官发现了她的异样,她用束腰带裹紧了小腹,且衣服总是要求大一号。

“你怀孕了?”

温暖眸光闪躲着,她想要辩驳,却被力气大的陈警官掀开的衣服:“你不用骗我,牢里的女人玩的把戏,我太清楚不过,这个孩子打算怎么处理?你知道的,一般监狱出生的孩子,要么送回到生父身边,要么孤儿院。”

生父……

宋祁渊!

不,她绝不能让孩子再和宋祁渊有任何牵扯,孩子是她的,是她一个人的,是她继续活下去的倚靠,是她心灵的救赎,她会努力赚工分减刑。

“陈警官,这个孩子没有父亲,我不知道他父亲是谁?我想请求你,等她出生,你帮我照顾几年,就几年,我跪下来求你。”

“好!”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微信头条 » 离婚七年后,他故意开豪车去前妻家炫耀,女儿却说:妈妈走了七年了…

赞 (4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